Hanaffan

青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已经搬过家好几次,也换过学校比正常的多。所以,我早就学会了适应陌生的环境,并知道如何结交新朋友们。认识到新朋友们同时受到他人的欢迎最简单的方法是在各种约会当最响亮的人,待到最后一刻才和最后一杯啤酒。通过这种方法你会很快和很多人结为朋友。但是这种酒肉朋友们不是真真的可靠的。因为我用了这种方法来交朋友很多次,我在那儿搬过家的地区内认识到很多人。其实我用了这种方法那么多次,我二十一岁的时候确定戒酒,因为我那时候感觉到,酒使我越来越攻击性的,才给我的生活一种不好的印象。
另外一种找朋友方式是你达到一个新的环境的时候,找那些周围没有什么人群的人。他们和你一样的会很快乐如果有人和他们交流。用过这种方法,我认识到不少很有趣的人,更可靠的人。两种方法就让我在我过了我的青年地区比较出名。那时候有不少人认识我。但是你一离开你的出名地区,那你就会发现谁算是你的真真的朋友。特别如果你像我一样的拒绝用手机和各种各样的社会化媒体。
这种行为当然在我生活中也有它的起源。我二十岁的时候卖出了我的汽车因为我已经体验到了两个事故。通过这两个事故我意识到,我那时候用过我所有空闲的时间去为了我的汽车赚钱。我那时候还上了高学。那我一下课就上班去了。都为了一辆汽车,虽然它在我生活中也没有什么必要。然后我还停止用手机,因为那时候我的交通公司虽然没问过我还是把了我的合同延长一年。我还停止看电视因为我发现了我一天都丢失了好多时间看辛普森家庭。巧的是我做过这些刚好来得及在能高中毕业的还好。
总的说,我那时候拒绝了好多东西,虽然在我周围的社会内它们都算是很普遍的。但是因为我搬过家那么多次我发现了,虽然地方不一样的,人类还是差不多。然后我那时候就不喜欢人类平时的行为。都这些消费和为了消费的比赛都让我非常恶心。
然后,我必须做社区服务的时候我感觉好一点。我那时候我在和一组令人难以置信的好心的人一起工作。我照顾了有晚期老年痴呆症的人。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因为要洗澡他们,给他们吃得,给他们穿衣服。都是一些老人行为像小孩儿似的。肯定不容易,可现在我很愉快体验到了这种经验。它肯定提高了我的社会意识。在我们现代这样的社会之内,人家都拥挤的住在一起,这种社区服务应该是必须的,把大家的社会意识提高一些。教人家怎么用武器之前,大家应该知道怎么不反感的来关心别人。
虽然这个经验对我来说有了好深刻的印象,它还没有把我对社会的看法改变的那么强。
这就是为什么我确定了体验一种我到那时候从来没体验过的生活方式。由于我当时年轻轻信的,我就把全身心投入第一个对我提供的机会来实现这个梦想,虽然我口袋里一个欧元也没有了。所以我上了大学之前参加了一个十五个月的课程,它是 在英国的一个学院 也是 Humana帝国的一个部分。虽然没有人认识这个团体,但是它哪里都有。如果有人考虑考虑参加这个团体, 小心, 你应该知道你不会相信他们。他们也会让你通过不少的困难。但是好处是,你可以在那儿认识到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朋友们,跟他们一起来体验到困难。这样你们的友谊会更深。我现在自信的能叫我最好朋友们之一个也是在那个团体内认识的。到现在,我们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会有一刻我们开始讲我们在那个团体的平行宇宙世界内体验到的经验。

比利比杂

所有那边对我提供过的选择之内,我确定了去偏远的地方,这样 比利比杂 变成了我生活的一个部分。我在那里教本地的农民如何应该种自己的菜。就像非洲的许多其他发展项目一样,这个项目一开始已经注定失败了。如果你不会说本地人的语言(就是他们的语言,而不是那官方殖民的语言),并在一定的时间带过在他们的国家,他们永远不会真正的听你要说的什么。相反,他们只是在等待你给他们带来的免费的的东西。
无论如何,我的目标是感受到另一种生活。那这也就是我所做过的。我找到了一些很好的朋友们在那个小村子内,还和一个朋友一起住了在小村子内,而不是在那团体给我们安排的那个公寓。和我之前最大的区别是,我那时候差不多差不多感觉到完全自觉的。我差不多能意识到我周围世界对我的印象的百分之百,同时我也差不多意识到了我对世界的所有印象。食品都来了附近的天地,房子都是用本地材料创立的,没有电,也没有流水在这个小村子。你需要的东西你都可以从它的起源来获得。你创造的垃圾都要你自己看怎么摆脱它。那时候是我生活中第一次让我感觉到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任的,因为我终于了解我的生活了。这是一个绝对思维拓展的几经验。从那以后我对我比利比杂朋友们感觉深刻的债务,因为是他们让我体验到这样美丽的经验。
移动到这个小村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震撼。当我回来德国的时候真正的冲击来了。自从再次失去了我对我对我生活的负责任感。你只要在一家超市买一瓶水,就算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我不知道瓶子是如何制造的,水来自何方,卡车带水到超市来爹排气对我们环境有什么印象。。。还看我们周围的广告也让我恶心。我则呢么才能认证的说出来我想什么如果我一直被告诉我应该喜欢什么?即使我拒绝我周围的广告,我仍然受到它们的印象。在比利比杂我和清楚对“我是谁?”或”我是什么?“这样的问题。但是一会到德国我说不清楚我为什么在做什么事情,甚至我不知道我的行动对我的环境会有怎么杨的印象。在这个现代社会之内我们之是一个娃娃。如果你看看不知情的话,那也没有那么糟糕。

大学

和这样的思想方向我就来到了大学,在那里学哲学和人类文化。这当然让激进的更多。现在我不仅拒绝使用不必要的电子设备和社交媒体。现在我也不同意使用国外的各种物品。在德国应该用德国的东西和食品,在中国那就应该用中国的。另外我之能同意吃肉如果我前看到了还活着的动物,这样确定动物的健康和生活情况。如果要坐飞机,只能做洲际的飞机,然后也只是如果我呆在另外一个大洲至少一个月的话。这样我想避免用飞机的太多。然后我也拒绝了别人来拍照,因为我觉得照片不值得来捕捉瞬间。为此也没有我生命中的那段时间的照片。
在本学期我用了大部分的时间去学习和工作而不会让我的注意力分散在别的事儿上。这样我会放假的时候继续周游世界,并寻找其中的任何意义。所以我又一次去过非洲访问我的朋友们,也呆了在西班牙留学一年,然后我还在欧洲搭车去到很多地方了。从德国到西班牙好几次,在巴西我也过了两个月搭车。每一次出发旅游的时候我带上的物品尽可能的少,因为旅游时物质财富就算是一种不必要的担心。
也许你会觉得我好失落了,寻找回答,寻找一种能改好这个世界的方式。开始的时候哲学给了我一点儿希望。但是后来它之告诉我没有不可怀疑的答案,没有完全绝对的真理。绝对真理只是人类之间的协议。意思是说,世界上没有客观的真理。哲学家们出名的原因是他们成功了把他们时代的精神精心的设计出来写在一本书里。不是那本书来改变世界,是世界表达自己在一本书里。这当时是一个很难愿意接受的洞悉。人家不会来改好世界通过一种复杂的哲学著作。
没有客观的真理?没有不容置疑的善或恶?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会去接受某种宗教的观点,但是如果你如此习惯了提问和寻找答案的话,那宗教肯定不算一种解答。宗教就要你停止问问题。接下来找到答案的下一步就是去到一个秩序不同的社会,看看他会不会给我一些积极的印象。这样我就达到了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

那时候我去了委内瑞拉是因为我想看看人家在查韦斯之下是怎么生活着。查韦斯那时候还活着。我的渴望是所谓的社会追会是资本主义的一种好替代。虽然在那边看到了不少改善平等,如更高的教育总体水平,但是形势已经非常脆弱。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当时会觉得在这个被经济增长原则带动的世界上会存在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
即使委内瑞拉没能给我所期待的答案,但是那次访问还是对我生活的印象非常深刻。你只要看我在这里第一次同意了别人和我一起拍照,就很明显标出我慢慢的改变。我认识到 蝴蝶了。在那一刻她让我感觉那么好和释放,我就忘记了去进一步探索更多关于社会主义的。我只让她指导我,并学到爱上他的国家。那一刻我可能也已经爱上了她,但是那时候爱情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好的感觉,它不会有什么永久性。只要它存在,我们就应该享受它。我思想还让我那么流连忘返,我一点儿也没想到放弃我探索答案的那条路。但是从那一刻开始,虽然我还是继续了走自己的路,她已经一直在我的头脑里。

中国

这一所探索答案的路上,中国已经好长一段时间在我的名单上。事实上,我甚至在上大学的时候已经想过学中国文化而不是哲学。但是由于时间的问题,它变成了哲学。即使蝴蝶那时候让我肚子里感觉到有蝴蝶的感觉,我还是去了

Zu dDialogue: 0,0:00:00.00,0:00:00.00,Default,,0,0,0,,这两年我和蝴蝶一直保持联系。她连让我同意用邮件来交流。这对你们大部分肯定没有什么,但是对我来说这就算是向现代世界开放一大步了。
当时我已经打断了我的学习在大学两年了。我也开始想想这样的愚蠢张纸对我来说也没有必要。但是后来我发现了,如果我想回去中国工作的话,那我就需要在大学毕业。所以我在建设方面工作几个月,赚到足够的钱回去大学准备考试。后来我成功了,我完成了我的学业,虽然我两年都没在大学。
在此期间内,也明确提出,我们必须确定我们的未来。如果我们真真的想在一起还是如果我们应该停下也不要再互相见面。那我还会说什么?我已经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为此
我们的故事 终于改成认认真真的。

结论

用了那么多时间来试图了解这个世界之后,我不得不承认,我不会强迫改变这个世界,而且我必须首先接受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如果我拒绝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那这个现在的世界也永远不会听我说话。即使有人听我说什么,因为没有客观的真理,还是说服不了人类,特别谈到人类的基本信念,如果你说话时反对他们,他们会很侵略。你说的理由会很有道理的,但是反对人类的基本信念的时候,就没办法说服。只能用自己的生活做为一个例子会让他人明白。说说而已不够,人家要看到事实才能相信。
我仍然坚持我年轻时候的不少原则。但是我打开了一点儿为了能接受现代社会的一些手段。现在我能生活在这个社会也不会一直在抱怨,因为我已经学会了接受现实。然后一般来说我们还有希望。因为蝴蝶和我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我们碰到的人,大部分我们觉得是好人。对我们来说好人比坏人还是多。问题只是好人不会那么被权利吸引了。